友情出演

白门楼

  大多数的分手都是一个要走,一个要留。

  几乎很少有两个人同一时间都想离开对方的,因为那样的分手太完美了。

  然而,比分手更可怕的,则莫过于重逢。

  就像他们两个,再次重逢是在下邳城里,白门楼上。

  陈宫昂着头,抿着嘴角,心里满满的一片安静,散淡。

  目前的情景刚好是烂大街的分手情景——一个要走,一个想留。

  而往往这个时候主动权却从来不在想留的那个人手上。

  曹操刚刚杀了高顺,还余怒未消,这个时候徐晃押着陈宫来到了曹操面前。

  曹操定了定神,说道:“公台别来无恙!”未消的余怒瞬间变成了天地可鉴的温柔,在苍历的眉宇间顿时弥漫开来。

  陈宫回答道:“汝心术不正,吾故弃汝!”在陈宫心里曹操固然显得肮脏刺鼻。何况有的时候,无论被他人如何欣赏,却终觉我与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曹操道:“吾心不正,公又奈何独事吕布?”

  陈宫道:“布虽无谋,不似你诡诈奸险。”

  曹操道:“公自谓足智多谋,今竟何如?”

  陈宫回头看看吕布说道:“恨此人不从吾言!若从吾言,未必被擒也。”

  曹操道:“今日之事当如何?”

  陈宫大声喊道:“今日有死而已!”

  陈宫的坚持有些偏执,但他觉得跟一个肮脏的灵魂呆在一起,还不如引颈就死来的令人爽朗。

  这时这景,垂泪感伤的不仅仅是那个要留的,其实要走的那个心里也没有多好受一分。

  烟柳画桥,风帘翠暮。有时候读书人酸腐的气节就是让俗人感到费解。

                                                                                                          By  _Enthalp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