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出演

白门逢

  大多数的分手都是一个要走,一个要留。

  几乎很少有两个人同一时间都想离开对方的,因为那样的分手太完美了。

  然而,比分手更可怕的,则莫过于重逢。

  就像他们两个,再次重逢是在下邳城里,白门楼上。

  陈宫昂着头,抿着嘴角,心里满满的一片安静,散淡。

  目前的情景刚好是烂大街的分手情景——一个要走,一个想留。

  而往往这个时候主动权却从来不在想留的那个人手上。

  曹操刚刚杀了高顺,还余怒未消,这个时候徐晃押着陈宫来到了曹操面前。

  曹操定了定神,说道:“公台别来无恙!”未消的余怒瞬间变成了天地可鉴的温柔,在苍历的眉宇间顿时弥漫开来。

  陈宫回答道:“汝心术不正,吾故弃汝!”在陈宫心里曹操固然显得肮脏刺鼻。何况有的时候,无论被他人如何欣赏,却终觉我与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曹操道:“吾心不正,公又奈何独事吕布?”

  陈宫道:“布虽无谋,不似你诡诈奸险。”

  曹操道:“公自谓足智多谋,今竟何如?”

  陈宫回头看看吕布说道:“恨此人不从吾言!若从吾言,未必被擒也。”

  曹操道:“今日之事当如何?”

  陈宫大声喊道:“今日有死而已!”

  陈宫的坚持有些偏执,但他觉得跟一个肮脏的灵魂呆在一起,还不如引颈就死来的令人爽朗。

  这时这景,垂泪感伤的不仅仅是那个要留的,其实要走的那个心里也没有多好受一分。

  烟柳画桥,风帘翠暮。有时候读书人酸腐的气节就是让俗人感到费解。

                                                                                                          By  _Enthalpy

分享GALA/邵夷贝的单曲《知音难觅》: http://163.fm/QL1MxKu  (来自@网易云音乐)


一页春秋(单位版)

月亮也无法让人忘记

在寒风中走过时间几何

今年的冬

总显得特别简短又特别热闹

也许是一瞬间的交韵

写下了十四行的遗忘

 

没人能说的清楚

五月为何来的这样迟

可能没人喜欢冷的感觉

炽烈才显得弥足珍贵

仿佛一切清甜的味道都在等待

等待一片温度在干净的午后弥散开来

 

阴霾与零下终于相继诀别

冰冷的日子也终于停了下来重归宁静

急迫的心情恨不得剪下一页春秋

让值得相见的人出现在阳光温暖的春晓

让应该际遇的美好重逢在树影斑驳的夏翳

再发一张。


一夜春秋

月亮也无法让人忘记

在风雪中走过时间几何

今年的冬

总显得特别简短又特别热闹

也许是一瞬间的交韵

却写下十四行的遗忘


没人能说的清楚

五月为何来的这样迟

难道是同样在扼腕这简短的冰冷

都来不及回头看一眼

我们就开始怀疑记忆

然后又匆匆别过了


没人喜欢冷的感觉

恨不得一夜走过严寒

恨不得亲手埋葬冬天

让值得相见的人出现在阳光温暖的春早

让应该际遇的美好重逢在树影斑驳的夏荫

辞袁绍

  袁绍很强大,英武非常,形貌甚伟。

  他坐拥青、幽、兖、冀四州,大半个中原都是他的。

  手下文武群臣个个器宇轩昂,仪表不凡,而且都有经天纬地之才。

   刘备呢?不过是个创业初期的小辈,本来就没什么人马,还跟曹操打了一场败仗。现在又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纵使刘备衰颓如此,袁绍依然欣赏他,并主动收留了这个loser。

  刘备低下头,望了望脚下看似平静的中原。长叹一声。

  他虽然仰慕袁绍久已,但只是相当于暗恋,从未表达过,没想到袁绍会在他一文不值的时候主动收留他,让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想帮袁绍打赢官渡之战,可是以袁绍的才华和傲慢,刘备只能站在一旁被呵呵了。

  刘备感觉自己虽然被宠着,却在他面前什么力气都使不上。自己毫无存在感,更别提安全感了。

  袁绍以一颗扶弱之心收留了刘备,刘备也只有仰视他的份。 

  他活在袁绍的万丈光芒之下,连投下阴影的力量都没有。

  刘备想,即使做朋友,袁绍应该也不会愿意跟他这样的完蛋玩意在一起吧。何况二弟关羽还在仇家曹操营里,袁绍真的会宠着自己一辈子吗?即使袁本初现在对我充满了新鲜感,如果有一天,跟我玩腻了,觉得我刘玄德挺没劲的,会不会直接踹了我,背叛我呢?

  思来想去,辗转难眠。

  刘备咬了咬嘴唇,踏着山河屋瓦,怀揣着满心的不舍和眷恋,向袁绍分别。

  还是先告辞吧,等我强大了,再跟你做朋友,到时候才能更加交心,更加肺腑。

  还是先告辞吧,你对我的知遇之恩,唯有藏于心底,等时机成熟,再成倍的还给你。

  袁绍想说,玄德等一等,如果我还有年华,或许我能陪你一起成长。

  刘备想说,本初莫急,且待我锦衣华服,厉兵秣马,毕竟我们的故事还没讲完。

吐司玫瑰

那是一抹身下的尘土

却带着酒堡的芬芳

澄澈的目光中

不带一点悲凉

 

她低下抱憾的头

安静的在迷惘中挣扎

北岸是甘润的土地

南临是铅华的霓虹

 

岁月无法荡去那逃避的纯净

也不能执念这蔓延的烦躁

 

就如这隐匿的告别

让你永别这最后的选择权

我左手的吐司

和右手的玫瑰